120第 120 章

发布日期:2020-11-22 06:10   来源:未知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综]金木重生与天同兽龙阙林氏荣华极品小神医不要物种歧视老衲要还俗

  珍妃就是晋元三十年怀有身孕从贵人一步登天的人,后来产下一个女婴,虽然不是皇子但晋元帝仍然破例封她为妃,还赐予“珍”字封号,可见其隆宠之盛。

  但不管她再怎么得晋元帝的欢心,如今晋元帝死在了她的宫中,她都最终难逃一死,更何况太医诊断出她的宫中所点的熏香和晋元帝所服食的丹药相克,两者相融产生一种慢性毒素,晋元帝又时常流连在她的宫中,最终导致晋元帝暴毙而亡。

  珍妃哪敢承认,连忙喊冤,她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她不想连累族人,这件事一旦做实,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但尽管珍妃声泪俱下,哭得肝肠寸断,但在场众人没有一个怜惜她的,晋元帝暴毙这件事需要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不管珍妃是否是无辜之人,她都是杀害晋元帝的凶手。

  国不可一日无君,高孝琰是晋元帝亲自册封的太子,理所当然登基成为大周朝的新皇,高孝琰登记之后改国号为庆元,追谥先帝为“康宣帝”,并且大赦天下,同时“诚王勾结方士用丹药损伤先帝龙体,其心可诛,圈禁宗人府,永世不出,遇赦不赦!”

  庆元元年十月十日是王家和之女王琇莹十五岁的生日,同时也是举行及笄之礼的日子,王家和作为内阁首辅,掌朝政与军机大权,几乎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在他女儿及笄的日子,不少官员都携带内眷而来,五年不见的王秀秀也带着她的夫君和十岁的儿子前来祝贺。

  祖父王远山已于六年前病逝,当时王家和本应辞官回家守孝三年,无奈晋元帝夺情,最终王家和只在老家呆了一个月,当初王家和打算接祖父和秀秀一起在汴京居住,然而王远山年老,老人讲究落叶归根,王家村是他的根,是生他养他的地方,邻里族人也都住在那里,若是住在汴京,在这繁华的城市中身边都是陌生的面孔,这也让王远山不太习惯,索性就仍然在王家村居住。

  王秀秀放心不下祖父,也跟着一同回去了,如今已经嫁作他人妇,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她的丈夫赵松也是农户出身,人品憨厚踏实。

  当年赵松看到王秀秀后就偷偷的喜欢上了她,每次都假装巧遇王秀秀,哪怕是多说一两句话也是好的,谁知他一见到王秀秀脸色就发红而且还变成了结巴,以至于一开始王秀秀认为他就是个说话结巴的人,直到后来误会解开以后,王秀秀才知道原来很早以前这人就心系于她了。

  王秀秀并没有因为哥哥王家和当了官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她的骨子里始终都是那个王家村淳朴善良的王秀秀,若让她每天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成日里与那些官家小姐打交道,她反而会觉得无所适从。

  她也不想因为她哥哥的缘故去高攀王孙贵族,此生唯一的心愿就是能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小家,哪怕苦一点穷一点也没关系,她相信只要夫妻一体同心合力,他们自然可以创造财富,人生匆匆几十年光阴,锦衣玉食也是过,平淡温馨也是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平平安安相守到老,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王家村因为出了一个王家和,虽然没有到一步登天的夸张地步,但至少在今后的几十年里应该没什么人敢去找茬,相邻的村落对待王家村的人也是十分客气,当然若是王家村有人借着王家和的名义去为非作歹,一旦被告知里正,经查实后一律逐出王家村,没有丝毫说情的余地。

  这些年来,王家和出钱在清河镇办了学院,聘请有真才实学的夫子坐镇于学院中,清河镇也因为王家和的缘故,不少人都改变了想法,不论农户还是商户,也不管孩子能不能成才,先将其送入学院学习三两年,结合夫子的提议再决定孩子走不走科举之路,索性真有一小部分考中秀才的,这让清河镇的人将孩子送入学院的积极性更高了。

  至于当初念念不忘要收王家和为弟子而被截糊的郑夫子,在知道真相后立马赶去兖州府去找庄夫子算帐,结果就是庄夫子没有丝毫愧疚坚决不承认截糊一事,只道师徒缘分天注定不可强求,那副“你注定收不了王家和为徒,何必又在此无理取闹?”的鄙视眼神看的郑夫子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后来眼看着王家和金榜题名夺得探花,他的心肝更疼了,一气之下回到县学发誓要收一个比王家和还要有天赋的徒弟,虽然最后他确实收了两个弟子,但比起王家和来还是缺少了点什么,而未能将王家和收归门下也成为他此生的憾事之一。

  王家和此生只有李修容一个妻子,身边没有一个小妾通房,他们之间只有王琇莹一个女儿,曾经也有人自荐枕席但都遭到了拒绝,外面有传言王家和惧内的,有说王家和某方面有缺陷的,也有的说王家和惧于定国公势力的,但不论怎么说王家和从始至终只有李修容一个女人,这足以让所有女子羡慕,等到后来王家和入了内阁,后又被庆元帝提为内阁首辅,并以师礼待之,李修容顿时就成了所有女子嫉妒的对象。

  若是以前她们看不起王家和,觉得就算王家和只有李修容一个枕边人,那也是因为地位低下攀附定国公府的原因,而今王家和官至内阁首辅,仍然和李修容琴瑟合鸣,不容一个人插足,最关键的是,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女孩,但王家和却并不介意没有男丁继承他的家业,这让那些没有儿子傍身整天防小三小四的女人心理更加不平衡了。

  最为不平衡的大概就是王家和的前未婚妻严婧涵了,若是当初她不介意王家和出身微末,老老实实的嫁与王家和为妻,那么如今她就是所有女子争相羡慕的对象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日里和顾婉平争夺傅宣毓的宠爱,虽然她生有一子,顾婉平只有一个女孩,但在她儿子上面还有一个庶长子,这哪能不膈应呢!

  严家也是十分后悔,当初他们虽然相信严学成大力推荐之人应该有过人之处,但也没料到那个平平无奇的农家小子能够走到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这让当初轻易就放弃王家和的严家族长很是后悔,早知如此,当初大不了就把偏支的女孩记到嫡系中,照样也能完成婚约,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他们只能徒留遗憾。

  女孩子及笄后就能说亲了,王琇莹有个当首辅的爹,娘亲又是定国公的妹妹,她本身又是琴棋书画样样通,骑射武艺也有涉猎,王琇莹相貌酷似李修容,但性格却像极了王家和,笑脸相迎温和待人,但若是谁惹到了她的身上那可得小心哪天掉到阴沟里去。

  上门说媒的冰人络绎不绝,然而王家和都一一拒绝了,女儿才十五岁,他才舍不得这么早就给她订下呢!再说,这些王孙贵族哪个不是因为他的首辅之位才来的?而且越是有权有势的男子越容易薄幸。

  在现代一夫一妻制的法治社会,都会出现小三小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例子比比皆是,而在古代这个一夫一妻多妾的人治社会,只要拥有财富权利,几乎所有的男子都免不了好色的通病,王家和是古代的皮囊现代的芯子,属于特殊情况,所以要想为他女儿找到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夫君无疑是非常困难的。

  除非将王琇莹嫁与农户,对于一般农家而言几乎都是只有一个枕边人的,但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变呢?最为关键的是要王琇莹自己喜欢,这样才能和和美美相携到老。

  庆元三年,王家和提出“设立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实行密折制度”,令其掌管刑狱,赋予巡察缉捕之权,下设镇抚司,从事侦察、逮捕、审问活动,且不经司法部门允许,直接对皇帝负责,另外指挥使及门下各部有上达天听之权,可以不经过内阁审阅,直接将奏章传于文华殿供皇帝朱批,其主要职权用于治理贪官污吏。

  王家和这一提议遭到了朝上文武百官的反对,当官的哪有不贪的,一旦锦衣卫成立,他们的日子哪还能过得下去?再者说,锦衣卫有如此大的职权,若是以权谋私草菅人命那岂不是会引起朝堂动荡?百官不安?

  王家和再次提议,当官之所以贪一大部分是因为所拿俸禄过少,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人情来往,对于此,一是提高官员的俸禄,使其没有贪的理由,另外明确定义人情和贿赂的区别,规定一个人情的标准线,只要在标准线以下就不算收受贿赂,超过标准线才予以问责,也就是将灰色收入放之阳光下,可以贪,但不能贪得无厌。

  另外地方官员在通过考核后,为百姓谋得福利的官员除了升迁调任有优待,在银钱上也予以奖励,具体奖励多少视功绩而定,吏部考核官员成绩后将名单给予内阁审阅,由锦衣卫再次核实情况后最终由皇帝定夺,这样一来吏部与指挥使司也能相互监督。

  经过半个月的朝堂争议,王家和终于制定出一个让人相对易于接受的政策,最终交与庆元帝批复,高孝琰立马应允,随即对大周朝影响深远的锦衣卫成立了。

  庆元四年,蛮族侵犯大周,周边小国也蠢蠢欲动,庆元帝启用李成梁、肖宁朔等边关名将,历时三年打入蛮族老巢,将其头领及族人押解进京,拖晋元帝打压世家分化权力的福,庆元帝接手的朝堂是一个皇权十分集中的朝堂,所以尽管有人出言“大国之风,优待俘虏”,但高孝琰完全不予理会,直接下令将蛮族头领以及族人全部斩首。

  王家和提议设立边关行区,让蛮族人学习大周知识和礼仪,并且允许他们与十部落互通婚姻,这样一来百年之后再无蛮族,晋元帝批复后同意其提议。

  周围的小国见大周国力如此强盛,庆元帝杀伐果决,对待蛮族全无一丝留情,他们顿时打消了先前跃跃欲试的心思,纷纷呈上交好的国书,并且还派人来到大周觐见庆元帝,献上本国的礼物与和亲的公主。

  庆元帝礼物照收,但却不像晋元帝那样慷慨,赏赐之物完全与他国所献之礼价值对等,彻底绝了其他小国打秋风的后路,高孝琰是王家和一手教导出来的,对于他国打秋风的行为王家和深恶痛绝,在教导高孝琰时也将这种观念灌输到他的心中,所以高孝琰怎么可能还会允许周边小国占大周的便宜呢!

  庆元帝登基后大胆任用世家官员,同时也注重培养寒门子弟,唯贤者能者居之,王家和并未推举看好的官员,对于前来拜访的官员一律拒之门外。

  凡事要讲究一个度,过犹不及,若是王家和过于插手官员的升迁调动,就算他是庆元帝的老师,庆元帝也会对他有所不满,毕竟没有一个皇帝能够忍受别人对他指手画脚,若是哪□□堂之上都是王家和所提拔的官员,那么这个朝堂到底是姓高还是姓王呢?恐怕真到了那时,庆元帝再怎么大度也会对王家和下手吧!

  索性王家和一直都是头脑清明之人,他对自己的定义一直都纯臣而不是权臣,来到这个大周朝,如今已经官至内阁首辅,天底下能欺压他的人少之又少,只要他不犯糊涂想来庆元帝也不会脑子犯抽想要杀他,有句话叫做有多大权利就要担多大责任,他只想为百姓多做些事,也算对得起他内阁首辅之称。

  先前的设立锦衣卫,一来是为了分化内阁权力集中皇权,二来也是想震慑官员给他们敲响警钟,让他们真心实意的为百姓办点事,但这些远远不够,古代百姓都是靠天吃饭,加上赋税徭役,日子过的十分辛苦,有的地方横征暴敛重复收税,让百姓苦不堪言。

  庆元五年,王家和提出“重新丈量土地,绘制鱼鳞图册,平均赋税,废除人头税,并入土地税,以田定役”,此法能够抑制土地兼并,将丁役银负担从人口方面全面转向土地方面,减轻贫民疾苦,同时又能稳定财政收入,赋役合一,役无偏累。

  但此法比上一次的“设立锦衣卫”更加触动上层统治阶级的利益,所以朝堂之上竟有一半的官员纷纷攻讦王家和,那些言官个个争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撸袖子自己将王家和爆揍一顿了,但王家和先前已经私下里和庆元帝商量过了,庆元帝也予以支持,所以尽管有不少人反对,最终还是将此法颁布下去。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赋役之法执行的第一年,只有兖州府彻底执行了这一政策,其他七个州府或糊弄上官或直接不予执行。

  王家和表明赋役之法试行不足八成者直接予以处罚,对于完全没有执行的两个州府,以藐视皇权抗旨不尊之罪将其官员一撸到底,其余未达标准者给予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留任查看,对于唯一一个执行新法的兖州府知府予以奖励,并且将其调任到汴京任职,这是王家和头一次向世人展示他雷厉风行的一面,至此,无人再敢糊弄差事。

  赋役之法执行之后,百姓才开始知道种田的好处,再加上朝廷以合理的价格收购粮食,使得乡间百姓不肯轻易放弃田地,真正做到了“田不荒芜,人不逃窜,钱粮不拖欠”,同时国库也越加充盈,另一方面由于考核法的执行以及锦衣卫的监督,吏治也更加清明,加俸禄和奖励法提高了官员办实事的积极性,使得朝堂风气焕然一新。

  这样越渐平稳发展的大周朝才是能够走向繁荣昌盛的国家,王家和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将变法完全渗入各个层面,这和庆元帝的无条件支持是分不开的,大周之所以变法成功,一是因为由于晋元帝的铺垫加上庆元帝自身的手腕谋略使得皇权高度集中,其中最紧要的兵权更是只有庆元帝一人掌控。

  二是因为王家和软硬兼施,一个大棒加一个甜枣,令朝臣对他又爱又恨,虽然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但在另一方面又补上了他们的损失,等新的法度执行后发现确实在造福百姓的同时他们也能谋得利益,名利双收之事谁都愿意做,到最后反倒是一开始叫嚣最凶的人成了新法忠实的拥磊。

  此次变法后世史称“庆元新政”,也正是因为此次变法使得繁荣底下越渐腐蚀的大周朝重新焕发了生机,不仅没有盛极而衰反倒呈欣欣向荣之势。

  文华殿中王家和正式向庆元帝递交告老还乡的折子,高孝琰拿着折子静默不语,此刻大殿上一片寂静,就连一向服侍高孝琰的太监总管刘同也小心的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庆元帝语气之中听不出半点情绪,只道,“老师,朕今天就当没有看过这个折子,你跪安吧!”

  王家和跪伏在地,“臣年老体弱精力已经大不如从前,还请圣上恩准老臣告老还乡!”

  庆元帝静静的看着底下跪伏的身影,“老师,你不是说过会一直帮我的吗?如今你要食言吗?”

  对于庆元帝来讲,若不是王家和一心在他身后帮他,也不会有今天的庆元帝了,最为重要的是王家和进退有度,谨守本份不恃宠而骄,正是在他的帮助下,新法才能执行,本想着君臣得宜,一起将大周推向高峰,却不想对方竟然在这个时候提出告老还乡,至于说什么年老体弱,庆元帝是一个字都不会信的,说到底不过是对方用来抽身的借口罢了!

  王家和去意已决,但他并不想临到分别之际再起波澜,“圣上,新法已经执行了十年,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人再反对了,如今大周朝国泰民安,周边小国均已臣服,老臣是时候离开朝堂了,而且小女已经离家八年,老臣想带内子前去寻她,还请圣上恩准!”

  高孝琰也知道王琇莹离家一事,他了解老师的性子,若是强留最终只会闹的不愉快,想到多年来王家和对他确实做到了鞠躬尽瘁,他心下一软,“也罢!既然老师去意已决,朕便不再阻止,依你便是!”

  看着王家和离去的背影,高孝琰对着空无一人的右侧拐角处说道,“令地字一号的八人跟着老师,此后认老师为主,护其周全,若是被老师发现,实话实说便是!”

  王家和已经提前交接好工作,此时得到庆元帝的同意后便直奔家中,还未到家就感觉好像有人跟着他,他绷紧心神猜测是敌是友,等到家后那些人仍然只是默默的跟着,不见丝毫歹意,王家和干脆直接让对方现身,得知这是庆元帝派来护他的暗卫时,王家和心道,还算高孝琰厚道!

  变法向来伴随着血腥,推行新政时,对于那些冥顽不灵之人,王家和只能雷厉风行的处理掉,这些年来他下令处死或者贬斥的人多不胜数,因此有不少人都想要他的命,高孝琰派暗卫来保护他也是为了防止在他告老还乡之后被别人暗杀。

  王家和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他安心接受了庆元帝的馈赠,并且吩咐暗卫直接显示在众人面前,不必隐藏身份,此后作为护卫跟着他就行,那些暗卫既然已经认王家和为主,主子发了话他们照着吩咐办事即可。

  三个月后,王家和与李修容来到了大周最大的渡口,除了庆元帝赠予的八人外他们还带了下人和护卫,一共三十余人登上了去往夷族的大船,八年前他们唯一的女儿就是跑到夷族并且在那里定居的。

  夷族是大周朝对从海外来的外族人的统称,那些人并不是来自一个国家,王家和他们此次前去的地方叫做汉诺威,这个国家女子也有继承权,可以参政议政。

  李修容靠在王家和的怀中,眺望着远处映满红霞的水面,“夫君,我们以后还回来吗?”

  王家和将李修容身上的披风揽了揽,“若是你想回来我们便回来,若是你觉得汉诺威适合养老,我们就一直呆在那里!”

  李修容想到她那表面温柔如水内心却十分要强的女儿就担忧不已,面上顿时显露了一丝忧愁,“也不知道女儿在汉诺威生活的怎么样?有没有受苦!这孩子也是心宽,非要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还一去八年不回家!”

  王家和笑道,“孩子大了就该放手让她自己去闯荡,我王家和的女儿可是丝毫不输男儿的!上个月不是才收到女儿托人带来的信?她现在在汉诺威竞选议员,正是如鱼得水的时候,再说她离家之时带走了一半的暗卫,我又私下里给了她武器,不会有事的!”

  李修容听了这话顿时就气急道,“我看女儿有这么大的胆子全是你这个当爹的给惯的!”

  王家和见妻子把怒火对准自己,赶忙顺着她的话赔礼道歉,又是作揖又是甜言蜜语,将李修容逗笑了后,又装作一脸累极的样子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搞怪的样子哪有以往首辅的威严?看的李修容不忍直视,干脆转过头去用后脑勺对着他,但眼中却溢满了甜蜜。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他们两人因一道圣旨而成婚,先婚后爱,相携到老,想来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吧!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小说寒门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旗只为原作者月落坞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落坞啼并收藏寒门崛起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